【一八】青铜时代

致王小波。这是个三部曲,包括黄金时代(民国),青铜时代(明清),白银时代(乌托邦)。三个故事可独立看。
《青铜时代》
明朝末年,齐铁嘴在长沙府供职,负责为分封到长沙的藩王观测日月星象。有一天晚上,他在观测天象的时候,一不小心证明出了地球是绕着太阳转的。第二天,齐铁嘴走上大街,发现自己身后多了两个锦衣卫。指挥锦衣卫的钦差名为张启山。齐铁嘴和张启山就是这么认识的。

齐铁嘴为藩王研究天象,是为了推算良辰吉日。也就是说,在明朝,齐铁嘴是个兼具算命效益的天文学家。齐铁嘴之所以成为天文学家,是因为天文学是明朝最为吃香的四大技术专业之一——另外三大专业是火药学、农学、水利工程学。
搞火药学太危险,容易把自己炸得满脸麻子,而农学与水利工程学因为竞争朝廷的科研经费,所以每年都要搞许多工作指标,达不到指标就要失业。齐铁嘴的父母选来选去,觉得还是天文学最安全,就送儿子去技术学院学习天文——他们当时可没想过齐铁嘴有一天会证明出地球绕日,然后被锦衣卫张启山跟上。

除了搞技术研究以外,齐铁嘴本来还可以去南京上国子监。国子监是国立重点大学,与技术学院档次可不一样。国子监课业繁重,学业压力大。贡生除了正常上课,还要每天临摹一幅书法,临不好就打板子;每三天熟读并背诵一篇《朱元璋语录》,背不出就打板子;每月写六篇八股文,写不出就打板子;如果一个月被打板子超过三次,GPA就下调0.1。GPA不高,就拿不到科举考试名额。所以齐铁嘴虽然考上了国子监,可以去当公务员,但最后还是退了学,一心一意搞起技术研究,起码屁股少受一些罪。拥有一个铁一样的屁股是成为公务员的基本素养,而齐铁嘴屁股肉比较柔软,在这方面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齐铁嘴没成为公务员,而是当了技术人员。对于技术人员,长沙府每天派给1升米,每月派给10两银子,外加科研奖金,所以他的生活质量也算马马虎虎。然而在齐铁嘴证明出地球是绕着太阳转的以后,他的月供就突然变成了20两银子,也就说,他被人惦记上了。这个时候,他的工资就和张启山基本持平。
张启山的工资很高,因为他毕业于锦衣卫官校。锦衣卫官校一般从民间选拔孔武有力的良民入充,然后凭能力资历逐层升迁。张启山也的确孔武有力,不过他的官职是张家世袭的:他在北镇抚司当钦差。北镇抚司直接受理皇帝任务,出差机会较多。在被派去长沙的时候,张启山以为这也是一场普通的出差任务,直到他遇到了打扮成娼妓模样的齐铁嘴。

今天史书上记载,齐铁嘴和张启山同为八年抗战的名将——明朝末年八年抗清战争的名将——并且在长沙城失守时一同殉国。这是记录在书本上的,我们知道记录在书本上的东西就一定是历史,所以这就是史实。不过据民间传说,在成为烈士之前,张启山和齐铁嘴都不算是明朝的优等公民。我们甚至可以说,他们有一些叛逆,有一些想入非非。在明朝,这不是个好现象。

应该说一下想入非非是什么意思。
明朝末年,有一部分西洋的传教士漂洋过海来告诉汉人,大地是个球。其中有一个叫球德考的传教士还告诉汉人,这地球是围绕太阳转的。
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个阴谋。
倒不是大家都不相信日心说,而是大家根本就不关心大地的形状,也不想知道地球是怎么转的。大家只知道自己是围着皇帝转的,而这就够了。如果过多去考虑地球转不转、怎么转的问题,人就会变得叵测,这就是想入非非。在长沙城的百姓看来,日心说就是一个让人想入非非的阴谋,于是他们就把那些传教士装进竹筐子里,送给了湘西荒山上的食人族部落。

齐铁嘴早年在长沙发明了很多不实用的东西,比如如何用珠算开立方根和四次方根,这证明他也是个很想入非非的人。齐铁嘴还帮长沙的娼妓们改良了口脂配方。他制造出了持续十二个小时滋润不褪色的口脂条,装在一个方形的罐子里,扭动罐子底部就会伸出来一截,这大受娼妓们的追捧。而良家妇女们对此是非常不屑的:我们知道,中国的良家妇女的嘴唇不可以很红,就算要有一点点红,那也得是牙齿咬出来的。所以齐铁嘴没有敢告诉别人这口脂条是他发明的。如果他当时说出来,现在的女子就可能就不会用MAC,YSL或Tom Ford,而是用Qi Tiezui。(不过这还是不要说下去了,如你所见,我也有些想入非非)。

张启山也有些想入非非。不过他不搞探索发现,而是习武、练剑。作为一个锦衣卫钦差,他的首要任务是练习帮皇帝砍人,特别是砍那些说皇帝坏话的老百姓,但是他不喜欢砍人,甚至还觉得有些被砍的人挺可怜。张启山练剑,先是在大山中劈树木、巨石,然后刺猛兽、飞鸟,再然后暗杀苍蝇、蚊子,如果继续练下去,就可以抽刀断水,乃至割清风、拭明月。不过在张启山练习抽刀断水,并且快要成功的时候,得到了上面的指示、告诉他锦衣卫的武功不是用来想入非非的,而是用来杀人的:他有一身才艺,请他好好拿来砍老百姓。张启山从此就放弃了习武。如果他当初没有放弃习武,而是自立门派的话,今天应当有一个“启山派”,凌驾于“华山派”“五台山派”“峨眉山派”等之上,如果嫌名字不好听,也可以改为“昆仑天墉“等,不提。

反正我们前面说到,齐铁嘴证出了日心说之后,他的月俸就变成了20两银子,而这20辆银子里还挟着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“免开尊口”。同时,他的身后还多了两个锦衣卫。这两个人无论到哪都要跟着他。他睡觉的时候,那两个人躲在他的柜子里。他上厕所的时候,这两个人也要占着一左一右的两个坑。同时,左边的锦衣卫手里拿着一根棒子,右边的那个锦衣卫手里拿着一柄剑。每当齐铁嘴和街上的人说话,只要说超过五句,左边那个锦衣卫就冲上去用棒子把那人打晕,右边那个人就冲上去用剑把那人的鼻子割下来。久而久之,长沙城中自然就没有人愿意和齐铁嘴说话了。齐铁嘴因此非常苦恼,逼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,他们也不作答。逼急了,只用脚尖在泥地上写下“张启山“。齐铁嘴扮成娼妓去找张启山的起因就是这样。

齐铁嘴是去找张启山理论的——他不知道其实这件事不是张启山挑的头,而是皇帝挑的头:北镇抚司都是直接受理皇帝吩咐的案子。如果齐铁嘴多打听打听,知道了这是皇帝的意思,那么他就只能毕恭毕敬地去买三尺素绢,把自己吊死,或是打碎一块铜镜,割自己的大动脉。这告诉我们做人有的时候就不要多深究一些事情,不然会觉得活着没意思。
不过张启山住在长沙的藩王府里,普通人进不去,更别提齐铁嘴身后还跟了两个锦衣卫。明长沙的藩王府其实是座石头城、广袤千里,有东西南北四个城门。城内除了藩王住所,还有书院、祠庙、官署,亭台楼阁各抱地势,钩心斗角,矗不知几千万座。为了保持城容环境整洁,王城之内的马匹都被用膏药和胶布贴住肛门,防止马粪。这样的地方,不但是寻常百姓,连地方官都不敢进去。除了少数伶人能进去开私人演唱会,就只有高级应召女郎能进去。
于是齐铁嘴去找几个要好的女伶要了紫莎缎的衣服,玫紫色的腰带,阿拉伯进口的三角豹纹皮的肚兜,古罗马进口的绑腿式小凉鞋,还有缅甸进贡的绿宝石耳坠子。他抹了扶桑系的淡粉色眼影,涂了自己研发的口脂,喷了大量高级麝香,随后成功甩开了那两个锦衣卫,扭扭捏捏地进了皇城。虽然他身高一米八,但是也没有人拦他。这证明以他的天赋,其实要干什么都不难。但是他只想干他想干的事,这就很难了。

张启山接到手下的通告说齐铁嘴跑了的时候,便按北镇抚司的规定,回到卧室拿剑准备自刎。他就在那里看到了一个身高一米八、抹着粉红色眼影,穿着豹纹肚兜的女人。张启山知道这是个娼妓的打扮,但是他自认为生活作风良好,从来没叫过娼妓,所以他非常疑惑。不过作为一个一丝不苟的公务员,他向来是打算完成任务的。既然叫来了娼妓,那就完成一下应该完成的任务。所以他只对她说了一句话:“脱!!”
那个一米八的娼妓似乎并没有什么职业道德,虽然在下面,但有一种气势汹汹的样子,好像非常愤怒。对于这件事,张启山日后的评价是:三次达到了性高潮。我们说过,他是一个非常一丝不苟的公务员,你别想从他嘴里套出什么。而齐铁嘴的评价则不便在这里记录。伟人是不说脏话的。当然,我们可以添油加醋地写上一些话,比如“他乳头是鲜红色的,像两颗血管痣。虽然不大,但是是他身体的有机组成部分。不像有些人的乳头、美则美矣,看起来总要游离到身体外面去”。但那样就犯了矫揉造作的毛病,这个故事也就变成一篇小说,而不是历史了。
总之第二天,人们发现他们逃跑了。说实话谁也不是很在意这件事,除了那两个负责跟踪齐铁嘴的锦衣卫掉了脑袋。

齐八与张大佛爷夜奔,不久以后就加入了张献忠的队伍,搞起了农民军。历史就这么继续下去。故事是他们的故事,但是要选择什么样的走向,其实都由我们来拨动,因为他们的时钟已经停摆了。历史这种东西就是这样的。


全文完
*感觉已经成功创立《精神病文学》流派。
*这篇不像《黄金时代》与王小波原著贴的那么紧,但是大体跟着他的《红拂夜奔》走了半段。希望可以激发大家对原作的兴趣。
王小波的《似水柔情》是现当代第一篇同性恋小说。(他是个直男。他不容易。)他的前妻李银河如今依旧在为同性公益事业奋斗。这个事业影响到我个人的爱情与人生,所以我自然是个借一切机会宣传的死忠。希望大家了解他~

评论(27)
热度(96)
  1. 睡昏昏杨安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杨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